分站入口: |西峡县 淅川县 内乡县 镇平县 邓州市 新野县 南召县 唐河县 方城县 社旗县 桐柏县|
欢迎光临南阳旅游网!
注册 登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HOME > > 南阳文化
张衡的诗赋

发布时间 2010-03-25

    张衡的辞赋作品现存较多,其中既有《二京赋》、《南都赋》这类的叙事大赋,又有《思玄赋》、《归田赋》等宣寄情志之作,还有一些写景咏物的小赋如《温泉赋》、《鸿赋》、《
冢赋》、《髑髅赋》等。尽管其中有一些已是断章残篇,但大体可以窥见张衡辞赋创作的概貌,看出其在辞赋体式方面的探讨和创造。?张衡的叙事大赋以《二京赋》为代表。据《后汉书·张衡传》,《二京赋》当作于安帝永元七年(95)以后。

   张衡写作此赋的缘起是:“时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衡乃拟班固《两都》作《二京赋》,因以讽谏。精思博会,十年乃成。”可知本篇之所作,有着明确的讽谏目的。而作者虽拟司马相如和班固,却又“精思博会”,务求“出于其上”,可知本篇之所作,又有着很高的创作标准。这两方面遂构成《二京赋》的高度成就和突出特点。?

  《二京赋》以“凭虚公子”和“安处先生”的互相辩诘结构全篇:上篇《西京赋》写凭虚公子夸耀西京的繁盛;下篇《东京赋》写安处先生陈述圣贤之道以折服凭虚公子。《西京赋》
生动地重现了西京长安的生活。张衡沿袭班固的表现旧例,以不同的语言演绎长安的地形物产,宫室苑囿、天子校猎等,其中不免有类似的地方。如写后宫馆室:“采饰纤缛,?NB03A?以
藻绣,文以朱绿,翡翠火齐,络以美玉,流悬黎之夜光,缀随珠以为烛,金(户巳)玉阶,彤庭辉辉。珊瑚琳碧,(王需)珉(王?)彬,珍物罗生,焕若昆仑。”这些与《西都赋》中描写的昭阳宫极为相近,只是语言稍显浅易。不过,和班固有所不同,张衡的《西京赋》更重视生活本身,既从后宫之丽导向帝王甘泉、建章、井干、天梁之宫的壮巧,又切实地引入“来少君之端信,庶栾大之贞固。立修茎之仙掌,承云表之清露”的历史真实。这里讲述的是汉武帝的故事。武帝曾深信方术之士李少君和栾大,借他们以求成仙之术,并作铜露盘,承天露和玉屑饮之,欲以求仙。张衡严厉批判武帝这种行为,他说:“若历世而长存,何遽营乎陵墓。”人不能长生,求长生的人也认识到这一点,却有欲长生的心理迷茫,透露出较为普遍的社会风习。同时,《西京赋》中还有都市商贾、游侠、辩士的活动,以及杂技百戏演出情况的描写,直接表现了市民生活,这是其他大赋作品所没有的。例如赋中写广场的群众娱乐:“程角(角氐)之妙戏,乌获扛鼎,都卢寻(木童)。冲狭燕濯,胸突(钅舌)锋,跳丸剑之挥霍,走索上而相逢”,凡此等等,杂技、歌舞、幻术,各尽其妙,与天子校猎独乐、姬妃歌舞自娱很不相同。总之,《西京赋》涉及的生活层面和内容是非常丰富的,为了求全求备,其铺叙夸张更加突出。?

  《西京赋》主要在于炫耀西京及天子、百姓的生活,生活的奢丽超越了儒家礼义的范围,意在为《东京赋》思想表述奠定基础。《东京赋》通过安处先生对凭虚公子末学肤受,贵耳贱
目,有胸无心,不能节之以礼的批评,其思想集中地表现为儒家的仁惠礼义,铺陈东京洛阳时奉行的也是“礼”的原则。赋中首先陈述秦时“思专其侈”,“征税尽,人力殚”,“百姓不能忍,是用息肩于大汉”的历史教训,然后在此基础上指责凭虚公子“以春秋所讳而为美谈”,“蔽善而扬恶”,同时指出天子之道在于“守位以仁,不恃隘害”,因为“苟民志之不谅,何云岩险于襟带”?因而作为人主,应遵圣贤之道,“访万机,询朝政,勤恤民隐,而除其眚”,应该“进明德以崇业,涤饕餮之贪欲”,“遵节俭,尚素朴”,使“海内同悦”。基于这样的思想基础,赋中出现的现实世界是天子节之以礼的世界。它赞誉光武帝“仁洽道丰”,在于止戈息武,仁义之道的丰盛;显宗“昭仁惠于崇贤,抗义声于金商”,使“清风协于玄德,淳化通于自然”;百姓“奢未及侈,俭而不陋,规遵王度,动则得趣”;即使是校猎,也是“成礼三驱,解罘放麟,不穷乐以训俭,不殚物以昭仁”,推恩四海及禽兽,又从推恩禽兽中见天子仁惠的深厚,从而获得政治上的效益。作者这样表现东京的现实,以东京的法度批判西京生活的奢侈,无疑掺杂了自我理想的成份,倾注了作者的崇德爱民之情。所以赋的最后指出凭虚公子的夸耀实在是“好(巢力)民以娱乐,忘民怨之为仇也;好殚物以穷宠,思下叛而生忧也”,根本不懂得“水所以载舟,亦可以覆舟”的大道理。篇末以凭虚公子的心悦诚服作结,更表现出作者政治上的考虑。在这里,作者从民本思想出发,明确地提出了节制奢侈、关切民生的重要性,提出了“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这个极为重要的历史规律,希望统治者“所贵惟贤,所宝惟谷”,“用财取物,常畏生类之殄也;赋政任役,常畏人力之尽也”,使“民去末而反本,咸怀忠而抱悫”。针对当时“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这一带有普遍性的严重社会问题,本赋的讽谕意义是积极的。?

   当然,我们还应当注意到:汉大赋就其主要思想倾向来说,是以“雍容揄扬”、“润色鸿业”即以颂扬为主的,其中也往往带有或多或少的讽谕。但具体到不同的作品中,则有的颂扬
的意味多一些,有的作品讽谕的意味多一些,但即使讽谕之意较为突出的作品,也离不开颂扬这一前提和基础。张衡的《二京赋》也是如此,虽然讽谕的意义比较突出,但也是以颂扬为主,在颂扬的前提下进行讽谏的。作品详尽地铺叙了两汉帝国,特别是东汉以来历代君主事业上的辉煌功绩及赫赫声威,同时对东汉帝国疆域的辽阔广大、国势的繁荣强盛也作了淋漓尽致的描绘。按张衡此赋,当作于其入京之后的青年时期,“时天下承平日久,自王侯以下,莫不逾侈”,趋于王朝的末世,社会矛盾在许多方面都已透露出来,不过,经过几代的积累,汉帝国的事业也确实得到许多发展。《二京赋》对此作了热情的讴歌:“惠风广被,泽洎幽荒,北燮零丁,南谐越裳,西包大秦,东过乐浪,重舌之人九译,佥稽首而来王。”这些颂扬当是由衷而发的,它既反映出东汉帝国的声威,也表现出辞赋家青年时代的勃勃雄心。而在这一基础上,作者又能够就一些值得注意的社会问题提出讽谏,从而表现出对国事的热切关心,这也是难能可贵的。?

   《二京赋》既有比较明确的讽谕目的,又有比较高的创作标准,在创作时又投入了大量的心血,“精思博会,十年乃成”。这诸方面的因素形成了作品艺术表现上的突出特点:宏大的
体制,细腻的描写,铺排的议论。比如上篇写西京,就显得雄丽而又富赡,以山川之险固,沃野之广衍,宫观之宏丽,制度之辉煌,国力之雄厚,街市之繁华,物产之殷阜,一直写到畋猎游观之威武盛大,歌舞嬉戏之优美奇异,极尽铺排夸张之能事,处处显示出雄壮宏丽的气魄,不仅在体制上成为京都大赋“长篇之极轨”,而且在气派上也显得有过之而无不及。

   作品的下篇写东京未免铺叙过繁,不过本篇的意旨正是通过对圣贤之道的反复铺陈突出地表现出来的。汉大赋与先秦纵横家文章及汉初政论文章之间有着亲密的传承关系,所以凡汉赋中虚设主客辩诘的文字,均带有雄辩的色彩,东汉以降的叙事大赋尤其如此。《东京赋》的突出之处,不仅在于铺叙东京之繁盛,而且在于陈述圣贤之道。作者思贯古今,纵横议论,铺陈排比,层见迭出,显得气势流贯,议论风生,大有战国纵横家文章之风,俨然是一篇内容雄厚的说理文章,然而又显得宏博深巨。刘勰说《二京赋》“迅发以宏富”(刘勰:《文心雕龙·诠赋》。),当主要是指这种特点而言。前人曾将《二京赋》与班固的《两都赋》加以比较,认为“西京雄丽欲掩孟坚,东京则气不足,举其辞不若东都之简当,惟末章讽戒挚切处为胜”(姚鼐:《古文辞类纂》卷70。),这种评价是比较中肯的。?

   汉代叙事大赋一般都要采用铺排描绘的笔法,特点是场景既显得宏阔,描写又显得细致。在这一点上,《二京赋》并非没有模仿前人的痕迹。比如其中写羽猎之后的游息,其手法及遣词造句与司马相如的《天子游猎赋》就颇有相似之处。但《二京赋》也有自己的创造。作品把
铺排描绘的手法应用于描写京都,勾画出京都的特定场景,比如上篇描写西京的街市:

  徒观其城郭之制,则旁开三门,参涂夷庭,方轨十二,街衢相经,廛里端直,甍宇齐平,壮阙甲第,当道直启,程巧致功,期不(阝也)(阝多)。不衣绨锦,土被朱紫,武库禁兵,设在兰(钅奇),匪石匪董,畴能宅此。尔乃廓开九市,通??H,旗亭五重,俯察百隧,周制大胥,今也惟尉。瑰货方至,鸟集鳞萃,鬻者兼赢,求者不匮。尔乃商贾百族,裨贩夫妇,鬻良杂若,蚩眩边鄙,何必昏于作劳,邪赢优而足恃。彼肆人之男女,丽美奢乎许史;若夫翁伯浊质,张里之家,击钟鼎食,连骑相过,东京公侯,壮何能加,都邑游侠,张赵之伦,齐志无忌,拟迹田父,轻死重气,结党连群,实蕃有徒,其从如云……

   在作者的笔下,那繁华的市井,如云的商贾,艳冶的仕女,众多的游侠,以及那钟鸣鼎食、车水马龙的气氛,都展现得生动逼真,栩栩如生。《二京赋》在某些景物描写上,也往往显得清新而又细致。它采用铺排罗列的方式来夸耀物产的丰饶,然而同时也就勾画出一种富有
美感的境界:“林麓之饶,于何不有:木则枞栝棕楠,梓(木或)(木便)枫,嘉卉灌丛,蔚若邓林,郁翁(艹爱)(艹对),(木肃)爽(木肃)参,吐葩?荣,布叶垂阴……”而有时又专就自然景物进行描绘:“濯龙芳林,九谷八溪,芙蓉夏水,秋兰被涯,渚戏跃鱼,渊游龟
(虫隽)。永安离宫,修竹冬青,阴池幽流,玄泉冽清,鹎(居鸟)秋栖,鹘(舟鸟)春鸣,雎鸠丽黄,关关嘤嘤……”作者很擅长自然景物的描绘,这些描写往往笔触轻灵,意境清新,充满诗情画意;有声有色,动静结合,显得生意盎然。作品的语言,则既有大赋所惯用的“于是”、“尔乃”等词语转接,从而展开铺叙,而又往往于散句之中运行着整齐精丽的骈偶句式,表现出大赋在语言方面的发展。因而总的说来,把张衡的京都大赋看作是汉大赋的一个总结,是不过分的。这一点在《南都赋》中仍可看得出来。?

  《南都赋》也是一篇叙事大赋,其内容就是热情洋溢地歌颂作者的家乡南阳,再现身处南阳者的生活。从已经发现的文物古迹来看,南阳是一个很早就有人聚居的地方,战国时就以冶
铁技术闻名全国,西汉时期则已成为“商遍天下”、“富冠海内”的名城。到了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生于南阳,因而即位后遂将家乡南阳定为陪都,又因位于京都洛阳之南,故称为南都,并借此发展到了历史上的鼎盛时期。曾经帮助刘秀夺取天下的谋臣武将也多出自南阳一带,所以东汉南阳也成为皇亲国戚、豪门巨富的会聚之地。张衡也是生长在处于鼎盛时期的南阳,出于对家乡的热爱,遂以饱满的激情和诗一般的语言,写下了礼赞家乡的《南都赋》。

   《南都赋》采取先总述后分述的结构方式,运用赋体文学最基本的铺陈手法,对南阳的历史和现实进行全方位的详尽描绘。铺写南阳丰盛的名物特产和奇丽的自然景观:

   这里有许多珍奇矿产:金彩玉璞,夜光随珠,铜锡铅铁,赭垩流黄……神奇的宝藏招致神仙也向往来奔:赤龙脱角于松子神陂,神耕父放光于清泠之渊,二位神女弄珠于汉水之滨。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

  这里四周山川美丽,山势高大巍峨,重叠盘错:山岭或逶迤连绵,或突然断折;山峰隐入九天,俯首可见云霞烟波。山顶上宽敞平坦,山下面朦胧坎坷;悬崖上生长着名贵的灵芝仙草,山溪里流淌出浓稠的玉膏,幽谷深处还有终年不化的积雪。昆仑神岭、阆风仙山也难比其高大、难逾其壮美。这天然的屏障,保卫并孕育了南阳这美丽富饶的天府之国。?

   这里气候温和,雨水均匀,生长着各类名贵的动植物:可供观赏的树木千奇百态,有柽、松、楔?、?础?亍ⅲ?境螅?⒎恪㈣浴㈣印㈣馈⒎P、(木牙)、(木并)、榈……纠缠外露的树根和缭绕舞旋的枝条诱人喜爱,青翠浓郁的绿叶和花簇锦团的奇葩随处可见。林木蔽空,枝柯刺天,成为各种鸟兽的天然乐园:虎豹熊罴在山底游荡,珍禽异兽在山巅嘻戏,山雀凤凰在高处飞翔,猿猴鼯鼠在中间栖息。这里还生长有繁茂的各种竹类:?笼(竹堇)篾,(竹修)竿菰?,山坡水涯,到处可见,风吹云绕,婀娜苍翠,景色十分迷人。?

   这里水利资源丰富,多条河水源出深山岩穴,渗流成溪,遍布山谷,充满塘洼,流遍全
区;激荡奔涌,轰隆作响,载舟浮船,通往四方。河流中许多水生动物奇形怪状,异彩纷呈:会鸣的长蛇,吃蛇的大龟,潜入深水的龙,伏于渊中的螭,含珠的巨蚌,游荡的龙虾,还有鳔、(鱼禺)、鳙,鼋、鼍、鲛、……这里还有许多草本植物;大蓟、(艹宁)麻、莎草、水葱、茭白、蒲草、芦苇、水藻……再加上一片连一片的满塘荷花,含苞待放,随风飘香。这里鸟类繁多:鸳鸯、天鹅、海鸥、大雁……嘤嘤和鸣,鸟语花香,生机盎然。正是这数不尽的佳山秀水、珍禽异兽、奇花艳葩,给南都大地增添了无限的情趣。?

   这里优越的水利资源为农业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条件:沟渠纵横,堤埂相连,旱可灌溉,涝可排水,水旱两作,随意耕稼。夏季到来,金黄的麦浪一片连着一片望不到边;秋冬季节稻子成熟开始收获,这儿自古就是有名的粮仓。这里盛产豆类、麦类、稷子、黍米,百谷蕃茂,遍野满谷,还有桑树、漆树等经济林木。瓜果、蔬菜丰富多样:辣蓼、蕺菜、、山药、甘蔗、姜蒜、荠菜、芋头、樱桃、梅子、柿子、香梨、栗子、甜枣、石榴、蜜桔……香草类则有薜荔、香蕙、杜若、蘼芜、荪荃、苌楚,掩映蓊郁,异香缭绕。?

  这里具有天下闻名的佳肴美味:华乡春播的黑黍,沙河两岸的肥雁沙鸡,稻谷成熟时的鲜鱼,春天的鸟卵,夏天的竹笋,秋天的韭菜,冬天的韭黄,以及紫苏、丁香、紫姜……均可调成酸甜浓香、千滋百味的可口菜肴。这里的美酒佳酿久负盛名,“九??NB040?甘醴,十旬兼清
”,陈年老窖,浓郁香醇。美酒大沫径寸,小沫密如浮萍,香味芬芳扑鼻,即使喝得酩酊大醉也不会产生头疼的副作用。?

   铺叙罢南阳的丰富物产、优越自然条件之后,作者怀着炽烈的爱乡深情,着意描绘南阳的民俗风情和南阳人民安居乐业、欢畅昂奋的精神风貌,读来备觉亲切感人。南阳人民历来具有
热情好客的优良传统,每逢宗族聚会、祭祀大典之时,定将“以速远朋,嘉宾是将,揖让而升,宴于兰堂”,“珍馐琅?,充溢圆方,琢(王周)狎猎,金银琳琅”。这欢洽友好的气氛,金镶银嵌的器具,山珍海味的佳肴,处处充溢着纯厚热情的民风。宴会开始以后,“侍者蛊媚,巾?NB041?鲜明,被服杂错,履蹑华英。儇才齐敏,受爵传觞,献酬既交,率礼无违。弹琴(扌厌)龠,流风徘徊,清角发徵,听者增哀。客赋醉言归,主称露未??,接欢宴于日夜,终恺乐之令仪”。这里,为宴会服侍的少女们个个面目姣媚,服饰艳丽,聪明伶俐,熟练地传盘递杯,使宴会沉浸在欢洽高雅的文化氛围中。主客双方都能做到举止文雅,不违礼仪,都能合乎中华民族传统的礼仪风俗。宴会上弹琴吹笙,舞乐助兴,使大家都能尽情尽兴。?

   作者又以炽热浓烈的爱乡深情,运用大赋铺张扬厉的特长,着意描绘了东汉初年太平盛世和世人安居乐业、欢畅昂奋的精神风貌,展现了汉帝国的升平景象。面对着这不易得来的太平盛世,作者不禁慨叹道:“夫南阳者,真所谓汉之旧都者也!”南阳这块宝地,真正是汉代的发祥之源啊!至此,作者不禁追忆起汉代的历史来:远祖刘累作龙羹以飨夏后,因而迁来鲁县。为了追孝先帝,就立尧祠于尧山。夏朝本已建立了英灵的根基,又经商周而昌盛蕃衍。到了近祖则考侯思念故土,又不安于所居,于是沿湘水长江而北徙,发扬汉德于白水之滨,九世之后又龙腾虎跃起来(汉光武帝刘秀是汉高祖刘邦的九世孙)。鉴于这里是块神奇的宝地,于是就启天祷神,终于使南阳成为帝居。?

  既然是帝居,就必定有帝居的气象。作者这样描写光武皇帝的园庐旧宅:“于其宫室,则有园庐旧宅,隆崇崔嵬。御房穆以华丽,连阁焕其相徽。圣皇之所逍遥,灵?之所保绥。章陵
郁以青葱,清庙肃以微微。皇祖歆而降福,弥万祀而无衰。帝王臧其擅美,咏南音以顾怀。”这里庄严崔嵬,肃穆华丽,是圣王游乐之所,神灵保护之地,到处都响起赞美南都的楚歌南音。帝乡南都,自古就是文化昌盛繁荣之地,“且其君子,弘懿明睿,允恭温良,容止可则。出言有章,进退屈伸,与时抑扬”。想当初也曾有过天地降祸,“豺虎雪虐”之时,但依靠着英勇的文臣武将,由高祖引路,光武招览,终于使天下安定,建立了长久的汉家王室。从此朝无恶政,圣王的英名远驰天下。而今身逢盛世,人民安居乐业,追忆起天子南巡之举,莫不被感动而相和而歌,于是文章末尾即以对光武皇帝的深情祝福作结:“皇祖止焉,光武起焉,据彼河洛,统四海焉。本枝百世,位天子焉,永世克孝,怀桑梓焉。真人南巡,观旧里焉。”张衡生活在东汉由盛转衰的时代,各种社会矛盾已纷纷暴露出来,政治日益黑暗腐败,而《南都赋》则一派升平景象,显然这是一种甜美的忆旧或追述式的描绘,其所依据的当然不是当时的现实,而是东汉前期光武中兴和明帝之治的历史背景。这样,文章在与现实具有强烈的反差的描述中,深沉地蕴含着作者对崇高社会理想的执著追求,以及对社会衰败的惋惜和无奈。可以说,文章在一派歌舞升平的背后,蕴藏者作者无尽的血泪和惆怅。然而,这种带有桃花源式的美好生活环境,也正是人民的理想和愿望。它不独令人神往,而且给人一种鼓舞力量,这恐怕也是人们称颂和喜爱本赋的重要原因。?

  《南都赋》是一篇典型的大赋,但同一般歌功颂德的大赋有很大区别。因为作者赞美的是他深深热爱和关切的家乡,所以具有一股强烈的感染力量。首先,气势恢弘,给人以昂扬豪放的美感。作者以统观全局的气概,准确地把握着南阳的地域特点,从历史写到当世,从本地旁
及四邻。这里的山山水水,万千事物,从天上到地下,从城市到乡村,都是他抒写的对象。辽
阔的土地,万千的人民,宏伟的山川,繁华的都市,巍峨的宫殿,宽广的村苑,丰饶的物产,乃至出猎、典仪,风俗民情,即使穷尽万物,作者也能如数家珍,随手拈来。整个作品洋洋洒洒数千言却指挥如意,给人以博大雄伟、完整自然的美感。其次,感情真挚,给人以亲切美好的印象。与那些连篇堆砌、华而不实的作品不同,本赋完全用事实说话,描述南都帝乡的风物人情,尤其是对于这里的广大人民所具有的纯朴、热情、开朗、礼仪、正直、勤劳的世风民情倍加珍爱,着力渲染和赞美,写得情深意浓,亲切动人,读后使人难以忘怀。其三,构思巧妙,语言新颖,布局谋篇,独辟蹊径。他所写的南都不单是一座城市,还包括所辖属地。面对这么大的地方,作者采用先总说后分说、先地形物产再风俗民情的写法,方方面面,构成一幅多角度、多层次、多色调的立体图画,从而使读者不能不叹服他渊博的知识、开阔的胸襟、丰富的想象和卓越的文采!文中运用了比喻、排比、对仗、夸张等多种修辞手法,如行云流水,巧夺天工,一气呵成,浑然一体,毫无累赘冗长之感。最后归结到汉光武皇帝衣锦还乡收束也是水到渠成,自然流畅,而且含有不尽之意,既有对帝王将相成名之后莫忘故土家乡的祈望,也进一步体现了作者热爱家乡的情怀。?

   张衡辞赋的成就是多方面的。如果说他的《二京赋》、《南都赋》等京都大赋主要是承前
的,那么他的抒情写怀之作就不仅是承前的,而且是启后的,这类作品更能够表现出其在辞赋创作方面的成就,同时也反映出汉赋发展的基本走向。叙事状物的大赋自西汉进入兴盛时期之后,到了东汉实际是呈现着逐渐衰竭的趋势。尽管一些赋家如班固、张衡等人仍“精思博会”地去写作大赋,但他们对大赋的认识也在发生变化。西汉扬雄已如班固所言“初拟相如,献赋黄门,辍而覃思,草《法》纂《玄》”(班固:《汉书·叙传》。),最终弃赋从经。张衡其
实对大赋的作用也不无怀疑,他在《二京赋》中说:“故相如壮上林之观,扬雄骋羽猎之辞
,虽系以‘聩墙填堑’,乱以‘收(四且)解罘’,卒无益于风规,只以昭其愆尤。”所以其后期辞赋,应当说主要集中在那类抒情写怀的作品上,而这类作品尤其值得我们重视。事实上,东汉一代,自冯衍的《显志赋》、崔篆的《慰志赋》、班固的《幽通赋》,到张衡的《思玄赋》,已经形成了一个述志赋的系统。这类作品,虽仍采用大赋体式,然述志抒怀,而又兼及
当时的黑暗政治,具有较强的抒情性和批判性,表现出一定的现实意义。《思玄赋》在这类作品中体制最大,也很有特色。?

  《思玄赋》作于汉顺帝年间。当时张衡任侍中,颇思有所作为,但因最高统治者奢华无度,宠信宦官,以致朝政日衰,国力陵替,张衡心中非常忧愤。他欲言政除弊,但又畏惧宦官的
毁谤;想要辞官去撰写《汉记》,皇帝又不允许,因此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思玄赋》就集中而突出地体现出这种矛盾心理。从全篇内容来看,其意旨与《四愁诗》相近。?

  《思玄赋》首先表明自己崇高的德操:“仰先哲之玄训兮,虽弥高其弗违。匪仁里其焉宅兮,匪义迹其焉追?”但自己所处的社会则是是非颠倒,日趋窳败:“珍萧艾于重笥兮,谓蕙
芷之不香。斥西施而弗御兮,絷??以服箱。行陂僻而获志兮,循法度而离殃。”崇高的操守与腐败的朝政发生激烈的冲突,使作者愤愤不平:“奋余荣而莫见兮,播余香而莫闻。幽独守此仄陋兮,敢怠遑而舍勤……欲巧笑以干媚兮,非余心之所尝。”在“人世间”已经难以找到公理和正义,作者只好超绝尘世,神游八极。他“登蓬莱”,“留瀛洲”,“瞻昆仑”,“临萦河”,上下求索玄远之道,以艺术形象的方式进行哲理的反思,表达他对人生“吉凶倚伏,幽微难明”的认识:“惟天地之无穷兮,何遭遇之无常”,“死生错而不齐兮,虽司命其不晰”,“夫吉凶之相仍兮,恒反侧而靡所”。政治上的遭遇以及由此而引起的对人生道路的思索,最终使作者得出“回志(去曷)来从玄谋,获我所求夫何思”的结论,即要改变原来的志向,转去潜心学术理论的探讨和加强自己道德意志的修养。这固然反映出作者软弱退缩的一面(道家思想的影响),但更重要的是表现了他要独善其身,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情操。?

   《思玄赋》在形式上也很有特色。它采用骚体形式,体制宏大,而在表现手法上是直追屈原的。作者自托“游尘外而瞥天”,“将往观乎八荒”,设想自己游于“南郊”、“西嬉”、“东弛”、“北度”,最后“收畴昔之逸豫,卷淫放之遐心”,归结为“墨无为以凝志兮,与
仁义乎逍遥”。其结构章法和表现手法同屈原《离骚》中多方神游、上下求索相仿佛,而在篇幅上竟达424句,比《离骚》还多50多句,这在整个汉代的骚体赋中也是罕见的,但又明显表现了所受汉大赋铺张扬厉、踵事增华、堆砌雕饰之风的影响。全篇以骚体为主,然其中“歌曰”后有8句四言诗,尤其是在“系曰”后又有12句七言诗,意义独立,结构完整,在七言诗的产生发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其成就和影响已如前述,此不赘言。?

  与《思玄赋》内容相近的是创作时间略早的《应间》。《应间》在《文心雕龙》中被列为“杂文”,并被评之曰“密而兼雅”。它其实是一篇散文赋,形式上尽管有模仿东方朔《答客
难》、扬雄《解嘲》的痕迹,但也自有特色。作品通过答客问的形式,在自我辩白中,表明自己无意于尊位、厚禄,而著力德崇、智博,注重道德和学识的修养。从表面看,赋作语气平淡,显得漫不经心,说自己没有失志之感,而且对社会也没有微词,反而勾勒出“皇泽宣洽,海外混同,万方异丑,并质共剂”的太平图景。但是,如果联系张衡“所居之官辄积年不徙”(范晔:《后汉书》卷59《张衡传》。)的事实,考察作品内容尤其是其中的一系列典故,可以看出他在当时的确很不得意,只是他不肯阿附以求荣利的高尚品德和一心追求真理的崇高志向并没有改变。所以,可以说《应间》是张衡思想转变的标志,晚此9年而作的《思玄赋》中表现出
的对社会的批评以及失志难言的痛苦,应该说是从此开始的,而且一直保持到最后的《归田赋
》,这在其诗歌创作中也可显现出来,《怨篇》、《四愁诗》即是很好的例证。

   从整个创作实践来看,张衡是比较善于写那些抒情写景的小赋的,从《温泉赋》中即可略见一斑:“阳春之月,百草萋萋,余在远行,顾望有怀,遂适骊山,观温泉,浴神井,风中峦
,壮厥类之独美,思在化之所原,美洪泽之普施,乃为赋云:览中域之珍怪兮,无斯水之神灵,控汤谷于瀛洲兮,濯日月乎中营,荫离山之北延,处幽屏以闲清。于是殊方跋涉,骏奔来臻,士女晔其鳞萃兮,纷杂逮其如烟……”接下来便是一段简短的乱辞。像这类即景抒情的小赋,虽然无更深的寄托,然抒写胸怀,“宣寄情志”,与那些叙事大赋比较,往往显得更为真切。在张衡赋作中占有重要地位的《归田赋》最能代表其抒情小赋的成就,赋云:

  游都邑以永久,无明略以佐时;徒临川以羡鱼,俟河清乎未期。感蔡子之慷慨,从唐生以决疑。谅天道之微昧,追渔夫以同嬉;超尘埃以遐逝,与世事乎长辞。于是仲春令月,时和气清,原隰郁茂,百草滋荣。王睢鼓翼,仓庚哀鸣,交颈颉颃,关关嘤嘤。于焉逍遥,聊以娱情。尔乃龙吟方泽,虎啸山丘,仰飞纤缴,俯钓长流。触失而毙,贪饵吞钩,落云间之逸禽,悬渊沉之(鱼少)(鱼留)。?于是曜灵俄景,继以望舒,极盘游之至乐,虽日夕而忘劬;威老氏之遗诫,将回驾乎蓬庐,弹五弦之妙指,咏周、孔之图书,挥翰墨以奋藻,陈三皇之轨模。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

   《后汉书·张衡传》说张衡“虽才高于世,而无骄尚之情。常从容淡静,不好交接俗人”。这种性格和处世态度决定了他不会阿谀逢迎。他自己在《思玄赋》中也说过:“欲巧笑以干
媚兮,非余心之所尝”,“悲离居之劳心兮,情????而思归”。《归田赋》就是一篇思归之作,创作时间当晚于《思玄赋》。《文选》李善注说“张衡仕不得志,欲归于田,因作此赋”,这是比较合乎实际情况的。作者有感于世路艰难,欲自外荣辱,独善其身,这就是《归田赋》的主旨。就张衡的思想来说,他是儒道并用、以儒为主的。其前期辞赋那种宏大的气派,实也表现出一种政治上的进取精神。不过其中所提到的“为无为,事无事”,“遵节俭,尚素朴”(《东京赋》),也表现出道家思想的一面,然而这是将道家思想用于政治方面的体现。及至后期,随着对社会矛盾的日益深重的感受,老庄思想就逐渐在他的处世态度中发生了重要的作用。《后汉书·张衡传》虽说他不是个汲汲于富贵的人,早年“举孝廉不行,连辟公府不就”,但在当时“政事渐损,权移于下”,“阉竖恐终为其患,遂共谗之”这种越来越险恶的政治环境之中,张衡便不能不“常思图身之事”。这种情绪在他的《思玄赋》中已得到抒写,《归田赋》中则作了更为明确的延伸。《归田赋》也是以现实社会为基础的,对于社会的认识不再使他具有亢奋的情绪,而是沉郁地感慨“天道之幽昧”,“俟河之清只怀忧”。他身处其间,有难以名状的内心痛苦,但他并不直接陈说、指责社会状况,而把注意力从社会转向自我的人生,赋中的世界也由现实转向想象。他在《归田赋》中构想了“时和气清”、“百草滋荣”、“群鸟和鸣”的自然环境,自然景物的蓬勃生机激发人浓厚的生活兴趣,使他沉溺于游猎垂钓的生活;所居“蓬庐”也是在远离尘世、与人隔绝的自然环境中,读书、弹琴、写作都成为一己的行为而不具任何社会性。作者在这样的境界中“纵心物外”,嘻戏自然,自乐自娱。然而这只是作者情感的书面解脱,不过是一时的梦幻,梦幻中仍然是不合时俗、难以入仕附世的淡淡哀愁。也就是说,即使在这样的时候,他也难以忘怀世事。其《鸿赋》序云:“南寓衡阳,避初寒也。若其雅步清音,远心高韵,(苑鸟)鸾已降,罕见其俦,而锻翮墙阴,偶影独立,唼味秕〖FJF〗?ND65A?〖FJJ〗,鸡鹜为伍,不亦伤乎!予五十之年,忽焉已至,永言身事,慨然其多绪。”作品托秋鸿以自喻,所表现的内心哀愁其实是相当深重的。因而其所谓“归田”未必是真的去归田,与其在《髑髅赋》中所说“死为休息,生为役劳”,“荣位在身,不亦轻于尘土”一样,不过是对这种遗世之情的进一步抒发,最后的归结点与《思玄赋》是相一致的。所不同的是,他个人的生活理想比创作《思玄赋》时要更现实得多。他说“苟纵心于物外,安知荣辱之所如”,就不再追求生活超越现实,也不存在求仙的玄想,而是要求自我心理超越现实。只要能在心理上不为外物所拘,就达到了生活的最佳境界。这是无可奈何中的情感出路,哀愁仍然是客观存在的。作品最后企图从老子、周、孔中获得解脱,也正说明他思想上在当时是找不到别的出路的。而大凡旧时文人,其遗世之情实又往往与愤世密切联系,因而作品也就同时表现出对时代的忧愁和苦闷。同时还要看到,这种“纵心物外”的境界虽然是可以达到的,但社会现实未能使张衡逃离社会,归于自然。晚年他出任河间相,后又被征拜尚书,这大概是张衡自己都未曾料到的。?

  东汉后期,从诗歌到辞赋都呈现出一种抒情化的趋向。张衡是一位诗赋兼擅的作家,置身于当时的文学环境中,在诗与赋的创作中均透露出文学发展的这种新趋向的消息,其《同声歌
》、《四愁诗》都是著名的抒情之作,《归田赋》也正是当时形势下出现的一篇典型的抒情小赋,可以说是汉赋抒情化与小品化的开风气之作。梁代萧统编辑《文选》,收录汉代辞赋15篇,其中就包括这一篇,说明萧统也把它视为“事出于沉思,义归于翰藻”(萧统:《文选·序》。)而没有忽略它。作为一篇完整的抒情小赋,最突出的特点,就在于它一扫汉大赋那种
铺采(扌离)文、夸张堆砌的手法,用短小精悍的篇制和朴素优美的语言,集中而直接地抒写自己的情怀,具有一种流畅自然之美。全文为一个“情”字所统摄,各方面抒写都是表达真情实感的有机环节。前半以情写景,词句清丽;后半写人物活动,笔调超迈,从始至终,作者的
苦闷,作者的不满,作者的追求,作者的意趣,贯穿全篇,而作者的思想性格和人生态度亦为读者所领悟。全文仅200多字,把这一切都表现得十分明确。在作品风格上,既不追求什么“雍容”,也不讲究什么“典雅”,而是朴素自然。而且,作者的感情是诉诸形象的,作品整体上是情景交融的,有很强的感染力。作品所勾画的仲春令月那优美的自然景物,那安适自由的田园生活,都富有特征性,不枝不蔓,构成美妙和谐完整的意境,从而准确地表现出作者的情怀。这样的文字,与传统的体物写志之赋迥然不同,更接近于诗。本文的语言清新流利,通畅显豁,不追求华丽的辞藻,也不用生僻的典故,中间虽颇含骈偶成分,然毫无板滞雕饰之感;同时通篇大体押韵,富有音乐性,显得十分清澈而又自如。它把西汉以来辞赋中的抒情因素浓缩到这种体制短小、语言清新、意境和谐、抒发真情实感的小赋之中,对西汉以来的抒情性辞赋是一个重要的发展,并直接启示了后世抒情小赋的繁兴。它的出现,预示着大赋时代的即将过去,预示着抒情小赋将以独立的体式在赋坛上、在文学史上占据一席之地位。?

  从《应间》到《思玄赋》、《归田赋》,张衡所提倡的生活态度,都包含着鲜明的道家观念,流露了一些归道以返自然的思想倾向。而在《髑髅赋》中,他宣扬的是庄子典型的生死理
论,以梦幻般的人与魂的对白,揭示他的内心世界。生与死的比较,竟然是生不如死,那么,人的生存也就失去了本该有的意义,这就把他的人生观从崇儒推到了崇道的极端。在儒家的背景上加以道家的观念,在这一点上张衡可以说是后来玄言诗与自然诗的先驱。由此,我们有必要再看看他的《髑髅赋》。《髑髅赋》的写作时间与《归田赋》不会相差太远,它以寓言形式,设主客问答,代庄子立言而又有所发挥。赋中言说自己游览四方,见路旁一干枯头骨,怅然而问死者是谁,来自何方,表示愿向神灵祷告,恢复他的生命。而自称为庄周的干枯头骨则表示死为休息,生为役劳;死无刑赏,也无伤害,合体自然,无情无欲,并倏然逝去,不复与言。这里严格说来是庄子顺应自然、无己逍遥思想的演绎,但它被张衡进一步艺术化,说明了张衡一度的消沉和对人生的悲观。他想象生存不如死亡,死亡的解脱哪是生存的烦恼可以比拟,而表现出对死亡的憧憬和渴求,从而蕴含了对社会现实的极度失望和愤懑,其深层意蕴仍和其他作品有相通之外,只不过是借想象构成的故事来传达人生的理喻,表面似乎达观,实则含着哀痛。及此,我们即可更完整地理解张衡了。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南阳搜狐 三亚旅游网

游澳门旅游网

南阳二手网 新华旅游 五台山旅游

宝天曼

guilin travel

普陀山旅游
网联传媒 临汾旅游网 贵州旅游在线 北戴河旅游 青岛旅游 绿人旅游网 新疆旅游 驴妈妈旅游网 绿野户外网
南阳中旅 广州酒店网 坝上草原旅游 张家界旅游 北京旅游

丽江自助游

南阳论坛 商丘旅游网 台湾旅游

云南旅游

宁乡旅游网 广州大学生旅 吾爱旅游网 中国玉网

南阳鲜花网

黄山旅游 开封结婚网 南阳律师网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网站建设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返回首页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2006-2012 www.okn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南阳旅游网  备案序号:豫ICP备06010205    豫公网安备 41130202000247号
地址:南阳市独山大道中段   电话:0377-63205555   13663998848   E-Mail:sjwb666@163.com  技术支持:天润科技
本站法律顾问:罗中彬律师  河南育滨律师事务所   分享按钮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