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站入口: |西峡县 淅川县 内乡县 镇平县 邓州市 新野县 南召县 唐河县 方城县 社旗县 桐柏县|
欢迎光临南阳旅游网!
注册 登陆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当前位置:HOME > > 南阳文化
朱穆的诗文

发布时间 2010-03-25

    朱穆(100~163年),字公叔,一说字文元,南阳宛(今河南南阳市)人,丞相朱晖之孙。少有孝誉,笃志好学,精力专注,甚至跌落坑中、丢失衣冠,亦不自知。年五十时还向同郡隐居武当教授经传的赵康奉书称弟子,为时人所称服。年二十,为郡督邮,遂举孝廉,除郎中、尚书侍郎,被人称为“兼资文武,海内奇士”。顺帝末,大将军梁冀召之,使典兵事,甚见亲任。桓帝初,举高第,升侍御史,寻迁议郎,与边韶、崔??、曹寿等共入国史馆东观撰修《汉记》,作《孝穆、崇二皇及顺烈皇后传》,又增补《外戚传》及《儒林传》。因感于时俗浇薄,乃作《崇厚论》和《绝交论》。永兴元年(153年),冀州发生严重的水灾饥荒,社会秩序混乱,朱穆出任冀州刺史。因慑于朱穆威名,贪官污吏闻风而逃,冀州百县中仅解印逃走的县官即达40多人。到任后,朱穆严惩贪官豪强,终因得罪宦官赵忠而被捕送还京师,罚作刑徒。太学生刘陶等数千人上书为穆诉冤,才被赦归乡里,居家数年。后又征拜尚书,上疏请罢除宦官,桓帝不从,宦者亦因此常常诋毁穆,使他终日不得意,愤懑发疽,延熹六年卒。穆“禄仕数十年,蔬食布衣,家无余财”,至于贫不能殓。“公卿共表穆立节忠清,虔恭机密,守死善道,宜蒙旌宠”,桓帝追赠穆益州太守。朱穆善文辞,著论甚美,蔡邕曾至其家抄录其文,并与门人“述其体行,谥为文忠先生”(范晔:《后汉书》卷43《朱穆传》。)。朱穆所著论、策、奏、教、书、诗、记、嘲凡20篇,《隋书·经籍志》著录有集2卷,已散佚。今存有《崇厚论》、《绝交论》、《郁金赋》、《与刘伯宗绝交诗》等数篇。?

   从现存作品来看,朱穆的文学成就主要是在散文方面,包括书奏和论文等。朱穆自幼学《五经》,深受儒家思想观念的影响,矜严疾恶,清肃刚直,是一位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的作家。他的奏议抨击当时的黑暗政治,痛斥权贵,分析形势,提出切中时弊而富有远见的建议,而且能够写得论据充实,分析较为透辟,清楚明白,通畅简洁。虽然它们都是以儒家的思想为指导,为维护当时统治者的利益和宣扬封建的伦理道德观念服务的,但仍然具有一定的思想意义。在这方面,他的三篇奏记劝戒大将军梁冀的文章富有代表性。?

   东汉顺帝到桓帝时期,大将军梁冀专权,《后汉书》记载他得势时的情形说:“专擅权柄,凶恣日积,机事大小,莫不谘决之。宫卫近侍,并所亲树,禁省起居,纤微必知。百官迁召,皆先到冀门笺檄谢恩,然后敢诣尚书。”“在位二十余年,穷极满盛,威行内外,百僚侧目,莫敢违命,天子恭己而不得有所亲豫。”在这种情况下,朱穆没有阿附梁冀,助纣为虐,而是“以冀势地亲重,望有以扶持王室,因推灾异,以劝戒冀”(范晔:《后汉书》卷43《朱穆传》。):穆伏念明年丁亥之岁,刑德合于乾位,《易经》龙战之会。其文曰:

   “龙战于野,其道穷也。”谓阳道将胜而阴道负也。今年九月天气郁冒,五位四候连失正气,此互相明也。夫善道属阳,恶道属阴,若修正守阳,摧折恶类,则福从之矣。穆每事不逮,所好惟学,传受于师,时有可试。愿将军少察愚言,申纳诸儒,而亲其忠正,绝其姑息,专心公朝,割除私欲,广求贤能,斥远佞恶。夫人君不可不学,当以天地顺道渐渍其心。宜为皇帝选置师傅及侍讲者,得小心忠笃敦礼之士,将军与之俱入,参劝讲授,师贤法古,此犹倚南山坐平原也,谁能倾之!今年夏,月晕房星,明年当有小厄。宜急诛奸臣为天下所怨毒者,以塞灾咎。议郎、大夫之位,本以式序儒术高行之士,今多非其人;九卿之中,亦有乖其任者。惟将军察焉。

   在这里,作者针对梁冀及朝廷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揭露,并明确提出了自己的主张,从中可以看出其良苦用心亦即整肃朝纲的良好愿望,表现了作者对王室的忠诚。但这篇文章的局限性是很明显的,突出的是具有浓重的经学气和神学气,用天灾变异等自然现象来解释社会问题,实际上削弱了文章的说服力。第一次的劝戒没有效果,梁冀仍然“骄暴不悛”,以至于“朝野嗟毒”,于是朱穆第二次写文章劝谏。其文曰:

  古之明君,必有辅德之臣,规谏之官,下至器物,铭书成败,以防遗失。故君有正道,臣有正路,从之如升堂,违之如赴壑。今明将军地有申伯之尊,位为群公之首,一日行善,天下归仁,终朝为恶,四海倾覆。

   以上是文章的开头,朱穆没有直接谈具体问题,而是先讲了为明君贤臣的一般道理,再谈到梁冀当时的重要地位与天下治乱的关系。这样引出后面的议论,站得比较高远,容易为人接受。接着,朱穆列举陈述了当时天下的严峻形势以及对梁冀的危害:

  顷者,官人俱匮,加以水虫为害。京师诸官费用增多,诏书发调或至十倍。各言官无见财,皆当出民,(扌旁)掠割剥,强令充足。公赋既重,私敛又深。牧守长吏,多非德选,贪聚无厌,遇人如虏,或绝命于?楚之下,或自贼于迫切之求。又掠夺百姓,皆托之尊府。遂令将军结怨天下,吏人酸毒,道路叹嗟。

   昔秦政烦苛,百姓土崩,陈胜奋臂一呼,天下鼎沸,而面谀之臣,犹言安耳。讳恶不悛,卒至亡灭。昔永和之末,纲纪少弛,颇失人望。四五岁耳,而财空户散,下有离心。马免之徒乘敝而起,荆扬之间几成大患。幸赖顺烈皇后初政清静,内外同力,仅乃讨定。今百姓戚戚,困于永和,内非仁爱之心可得容忍,外非守国之计所宜久安也。

   在第二部分里,作者具体说明了当时天灾人祸、民不聊生的严峻形势,并尖锐指出了这种形势使“将军结怨天下”的严重后果,站在为“将军”着想的立场上指陈利害得失,就比较容易打动梁冀。同时,朱穆又举出暴秦亡灭和永和之乱的事例,从反面阐明利害,尤其是永和之乱,是梁冀所亲历过的,就更增强了文章的说服力。接着再回到当今的现实,就很自然地引出了文章的第三部分,从正面劝梁冀改弦更张,体恤国事、匡济天下:

   夫将相大臣,均体元首,共舆而驰,同舟而济,舆倾舟覆,患实共之。岂可以去明即昧,履危自安,主孤时困,而莫之恤乎!宜时易宰守非其人者,减省第宅园池之费,拒绝郡国诸所奉送。内以自明,外解人惑,使挟奸之吏无所依托,司察之臣得尽耳目。宪度既张,远迩清壹,则将军身尊事显,德耀无穷。天道明察,无言不信,惟垂省览。

   这篇文章用意深切,辞浅理畅,处处流露出作者为国分忧、匡救时弊的热忱,读来颇能感染人。文章表面看来是为梁冀个人陈述利害,但实际上时时为人民的疾苦而呼吁,显示了作者正直爱民的品格,显得尤为可贵。就写作技巧而言,文章立意高远,旁喻远引,多方分析论说,曲折尽致,说服力很强。?据《后汉书》记载,梁冀对朱穆两次的批评建议非但没有采纳,反而“纵放日滋”,朱穆就写了第三篇文章“奏记极谏”:

  大将军内有贵要之固,外有功业之重,诚不可复枉道散财,以事左右近臣。宦者选举刑赏,有于典制,辄率公卿诣朝堂,案其罪咎,则改节从训,犹影响也。今反越津逾序,以大事小,以明事门音,从其过言,随其失行,天下之事,受其枉戾,伤损财物,坏乱纲纪,左右近官并以私情干扰,天下虽大,而民无所容足也。余尚可忽,官位之事,尤不可私,毒害流布,日夜广远。愿大将军省废他事十刻之间,考案古今官民之极,度数作趣,较然可见,如不早悟,舟中之人,皆敌国也。若以穆轻愚,不信其言,可呼所亲识古今者,请征核其实,不可不诚,惧有后恨。

   此次上书开门见山,针对梁冀“赂遗左右,交通宦者,任其子弟、宾客以为州郡要职”的不法行为直言相斥,慷慨激昂,诤诤忠言似猛掌击于梁冀之背,话虽简短,然理足气盛,精粹警策,极为有力,惜乎仍不为梁冀所纳。朱穆的其他几篇书奏,也都写得大体与本篇相似,直陈利害,切中时弊。如他晚年任尚书时写给桓帝的《上疏请罢省宦官》,在150字的简短篇幅中,列举宦官擅权的罪恶,直斥宦官为媚以求官、渔食百姓的“凶狡无行之徒”、“恃势怙宠之辈”,主张一律“罢省”,而以“海内清淳之士,明达国体者”以代之。意见之激切,震惊朝野,充分显示了作者的刚性烈肠和疏直激切的文章风格。?

  朱穆为人率直淳厚,因而“常感时浇薄”而欲有所匡正,与朋友刘伯宗的绝交即反映了他的个性。正是由于朱穆的这种个性,他现存的两篇论文《崇厚论》和《绝交论》都是“慕尚敦笃”的“矫时之作”,其《崇厚论》全文如下:

   夫俗之薄也,有自来矣。故仲尼叹曰:“大道之行也,而丘不与焉。”盖伤之也。夫道者,以天下为一,在彼犹在己也。故行违于道则愧生于心,非畏义也;事违于理则负结于意,非惮礼也。故率性而行谓之道,得其天性谓之德。德性失然后贵仁义,是以仁义起而道德迁,礼法兴而淳朴散。故道德以仁义为薄,淳朴以礼法为贼也。夫中世之所敦,已为上世之所薄,况又薄于此乎!?

  故夫天不崇大,则覆帱不广;地不深厚,则载物不博;人不敦??,则道数不远。昔在仲 尼不失旧于原壤,楚严不忍章于绝缨。由此观之,圣贤之德敦矣。老氏之经曰:“大丈夫处其厚不处其薄,居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夫时有薄而厚施,行有失而惠用。故覆人之过者,敦之道也;救人之失者,厚之行也。往者,马援深昭此道,可以为德,诫其兄子曰:“吾欲汝曹闻人之过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得言。”斯言要矣。远则圣贤履之上世,近则丙吉、张子孺行之汉廷。故能振英声于百世,播不灭之遗风,不亦美哉!?

  然而时俗或异,风化不敦,而尚相诽谤,谓之臧否。记短则兼折其长,贬恶则并伐其善。悠悠者皆是,其可称乎!凡此之类,岂徒乖为君子之道哉,将有危身累家之祸焉。悲夫!行之者不知忧其然,故害兴而莫之及也。斯既然矣,又有异焉。人皆见之而不能自迁,何则?务进者趋前而不顾后,荣贵者矜己而不待人,智不接愚,富不赈贫,贞士孤而不恤,贤者厄而不存。故田(虫分)以尊显致安国之金,淳于以贵势引方进之言。夫以韩、翟之操,为汉之名宰,然犹不能振一贫贤,荐一孤士,又况其下者乎!此禽息、史鱼所以专名于前,而莫继于后者也。故时敦俗美,则小人守正,利不能诱也;时否俗薄,虽君子为邪,义不能止也。何则?先进者既往而不反,后来者复习俗而追之,是以虚华盛而忠信微,刻薄稠而纯笃稀。斯盖《谷风》有“弃予”之叹,《伐木》有“鸟鸣”之悲矣!?

   嗟乎!世士诚躬师孔圣之崇则,嘉楚严之美行,希李老之雅诲,思马援之所尚,鄙二宰之失度,美韩稷之抗正,贵丙、张之弘裕,贱时俗之诽谤,则道丰绩盛,名显身荣,载不刊之德,播不灭之声。然后知薄者之不足,厚者之有余也。彼与草木俱朽,此与金石相倾,岂得同年而语,并日而谈哉?

   《崇厚论》是朱穆后期作品,是针对东汉后期的社会现实有感而发的,其中也蕴含了作者在坎坷的仕途经历中的所见所闻和深切体验,在思想内容上具有一些值得注意的东西。首先,文章揭示了当时“风化不敦”的现实,又进一步指出“俗之薄也,有自来矣”,并分析了“时俗浇薄”的社会原因,具有深刻的批判力量和普遍的认识意义。东汉后期,外戚和宦官交替专权,官僚集团内部矛盾尖锐,士风日益败坏,社会更加黑暗和混乱。朱穆严厉批判了“尚相诽谤”,“记短则兼折其长,贬恶则并伐其善”的不良风气,希望其“与草木俱朽”,呼唤人人“以天下为一”,“时敦俗美”,爱憎分明。作者没有局限于对“时俗或异”的抨击,而是以大量例证剖析了自古以来“时否俗薄”的现象和原因,并以正面典型加以对比,居高临下,切中要害,使文章的主旨有了更为普遍的意义。其次,作者在本文中已不仅仅以儒家思想立论,而是多处运用道家老子的思想观点来批判现实,否定仁义礼法,如“是以仁义起而道德迁,礼法兴而淳朴散。故道德以仁义为薄,淳朴以礼法为贼也”等。这一方面反映了东汉后期社会动乱日甚的情况下经学渐趋衰落,老庄哲学开始抬头的时代潮流,另一方面也体现了作者在阅尽龌龊世态之后的愤激情绪和思想转变。?

   这篇文章的写作艺术技巧也是很高的,能够代表朱穆散文的成就。其一,文章观点鲜明,层次分明,论证充分,结构谨严完整。文章开篇“夫俗之薄也,有自来矣”,就提出了论题。紧接着进行理论上的辨证,指出“道德迁”、“淳朴散”是由于“仁义起”、“礼法兴”。第二段中借老子、马援之言正面论述敦厚之道,并以孔子、楚庄王、丙吉、张子孺等“圣贤之德敦”的事例以证之。第三段以较大篇幅从多方面论析了“悠悠者皆是”的“尚相诽谤”的恶习,对“时敦俗美”和“时否俗薄”进行了对比。在前面层层分析的基础上,第四段再次强调了“薄者之不足,厚者之有余”,照应了开头,显示出“慕尚敦笃”的主旨,结论给人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使人不能不接受。其二,博引古人古事,反复论说,激昂慷慨。在并不太长的篇幅里,作者引用了大量生动事例和前人言论,从各个角度反复地阐述论析,但却没有重复之感,反而有一种一唱三叹的效果,有力地表现了主题思想和作者的爱憎,大大增强了文章的说服论辩力量。其三,在语言上多用排比句、对偶句,句式句法富于变化,从而形成了一种滔滔滚滚的气势,使文章在说服力之外兼具感染力。本文通篇几乎全由排比、对偶句式构成,这些对偶句不仅有五六字的短句,也有七八字以上的长句,而且常常组成排比句式,显得错落有致。同时,从语气上看,文中运用不少感叹和诘问句式,又有一些句子押韵,读起来朗朗上口,体现出强烈的感情和充沛的气势。由于它充分表述了作者的深切体验和真情实感,所以人们丝毫不觉得堆砌,而只觉得痛快淋漓。?

   《绝交论》也是针对当时社会的朋党风气而作的抨击时弊的文章。《后汉书·朱穆传论》说:“朱穆见比周伤义,偏党毁俗,志抑朋游之私,遂著《绝交》之论”,道出了写作本文的动机和意图。文章采取的是客问主答的形式:

   或曰:“子绝存问,不见客,亦不答也,何故?”曰:“古者进退趋业,无私游之交,相见以公朝,享会以礼纪,否则朋徒受习而已。”曰:“人将疾子,如何?”曰:“宁受疾”。曰:“受疾可乎?”曰:“世之务交游也久矣,敦千乘不忌于君,犯礼以追之,背公以从之。其愈者,则孺子之爱也;其甚者,则求蔽过窃誉,以赡其私。事替义退,公轻私重,居劳于听也,或于道而求其私赡矣。是故遂往不反,而莫之敢止焉。是川渎并决而莫敢之塞,游?蹂稼而莫之禁也。《诗》云:‘威仪棣棣,不可?也’。后生将复何述,而吾不才,焉能规此。实悼无行,子道多阙,臣事多尤,思复白圭,重考古言,以补往过。时无孔堂,思兼则滞,匪有废也,则亦焉兴。是以敢受疾,不亦可乎?”

   根据刘峻《广〈绝交论〉》所引述,现存的恐非《绝交论》全文,然而也可以观其大义。古人所谓交游,大抵包括交际和交友二义,朱穆《绝交论》所论主要指交际,与王符《潜夫论·交际》篇相近。意思大致是说,自古以来,交际以礼为重,不谋私利;当今社会则相反,世人“犯礼”、“背公”,借交游以谋私欲、营私利,世道混浊。自己虽算不上完美之人,但宁愿受到世俗之人的疾恨,也要坚持操守,不与世人同流合污。言里言外,表现了对世俗小人的极大轻蔑和愤慨,同其他文章一样,显示了作者刚肠疾恶的鲜明个性。本文概括了封建社会中的某些本质现象,辞锋犀利,道出了所有正直的知识分子的共同心声,对后世有很大影响。稍后的蔡邕为朱穆此文所感动,作了《正交论》以“广其致”。南朝梁代的刘峻作《广〈绝交论〉》也自言继朱而作,对社会上虚情假义以谋私的种种论交形式作了更为具体生动的刻画。此后,这类文章在文学史上仍屡见不绝。?

   朱穆的诗现仅存《与刘伯宗绝交诗》一首。据《后汉书·朱穆传》注,刘伯宗原为朱穆旧友,早先困顿之际,屡受朱穆的照顾。后来刘官至二千石,位列朱穆之上,便附炎趋势,不再敬重自己的患难有恩之友。朱穆激于义愤,作书于刘伯宗曰:“昔我为丰令,足下不遭母忧乎?亲解??,来入丰寺。及我为侍书御史,足下亲来入台。足下今为二千石,我下为郎,及反因计吏以谒相与。足下岂丞尉之徒,我岂足下部民,欲以此谒为荣辱乎?咄!刘伯宗于仁义道何其薄哉!”因附诗,宣布绝交。诗曰:

  北山有鸱,不洁其翼。飞不正向,寝不定息。饥则木揽,饱则泥伏。饕餮贪污,臭腐是食。填肠满嗉,嗜欲无极。长鸣呼凤,谓凤无德。凤之所趣,与子异域。永从此诀,各自努力。本诗粗看颇似一首富有情趣的咏物之作,而且写得形象生动,但联系《绝交书》可以看到它表面咏鸟,实为赋人,是一首在政治上同旧友的“绝交诗”。以朱穆的刚肠烈性,当然不肯与附炎趋势的小人为友,所以这首诗的内容就很清楚了。诗人以北山上的一只翅翼不洁的鸱鸟(即俗称的鹞鹰)比旧友刘伯宗,而以凤鸟自比,来表述绝交之意。诗人既对鸱鸟一无好感,笔端便不免沾满鄙夷之气,一开始就写它竟是这样的卑琐:飞行时歪歪斜斜,没个正向;安寝也忽东忽西,定不下心神。肚子饿了,就偷偷摸摸攫取聚在树间的幼鸟;一吃饱,就蜷伏在污泥之中,也不管是肮脏、烂臭。这几句总的勾勒,便使它行止食宿的丑态纤毫毕现,令人陡生厌恶之感。接着诗中是一个具体场面的刻画:这鸱鸟正如传说中贪婪成性的恶兽“饕餮”,正津津有味地啄食着散发臭味的腐鼠,只填得肠塞嗉满,还是不能停嘴。这里“臭腐是食”、“填肠满嗉”八字极为传神地描绘出了鸱鸟“嗜欲无极”的贪婪相。然而此时的鸱鸟犹不满足,一面吃着腐臭之食,一面还向空中飞过的凤鸟大喊大叫:“你这缺德的凤鸟,竟想分享我的佳肴?”在这里,诗人化用了《庄子·秋水》中“鸱吓?雏”的寓言,刻画鸱鸟以卑劣之心度凤鸟之腹的可笑情态,正是用来表现刘伯宗的趋炎附势,让利禄之心淹没了廉耻之心。刻画得妙不可言,揭露得也入木三分。最后,诗人借凤鸟的答词表明自己的心志,也正告这可笑的鸱鸟:“我凤鸟所去之处,与你有天壤之别。我们就此永诀,你还是努力自爱吧!”明确地说出两者趋向不同,只能绝交,在篇末点明了题旨。?

   这首诗在写法上与书信中的直言相斥不同,而是运用了比兴手法,通过对鸱鸟丑恶之形的勾勒刻画,以凤鸟之趣与鸱“异域”,来写自己与刘伯宗的绝交之意。这在艺术表现上,应该说是巧妙而成功的。明代胡应麟在《诗薮》中贬称本诗“词旨躁露,汉四言诗最下者”,评价未免不公。本诗固然“词旨躁露”,然实为“绝交”诗所必需;倘若过于隐晦含蓄,反而有失题意。纵观东汉一代,四言诗作不多,而班固《两都赋》所系颂诗、东平王刘苍《武德舞歌》、傅毅《迪志诗》等,大多写得典雅雍容,缺少生机,不过是《诗经》之“雅、颂”的苟延残喘。相比之下,朱穆《绝交诗》既富情趣,形象生动,更兼刚肠热血,在“汉四言诗”中,应该说是颇具盎然生气的好诗。?

  朱穆的赋作,今天能够见到的,只有《郁金赋》一篇的片断:

  岁朱明之首月兮,步南园以回眺。览草木之纷葩兮,美斯华之英妙。布绿叶而挺心,吐芳荣而发曜。众华烂以俱发,郁金邈其无双。比光荣于秋菊,齐英茂乎春松。远而望之,粲若罗星出云垂;近而观之,晔若丹桂曜湘涯。赫乎扈扈,萋兮猗猗。清风逍遥,芳越景移,上灼朝日,下映兰池。观兹荣之瑰异,副欢情之所望。折英华以饰首,曜静女之仪光,瞻百草之青青,羌朝荣而夕零,美郁金之纯伟,独弥日而久停。晨露未??,微风肃清。增妙容之美丽,发朱颜之荧荧。作椒芳之珍玩,超众葩之独灵。

   这是一篇咏物寄托之作,郁金,即郁金香,是一种著名的香草。它很可能是朱穆前期作品。它在形式上具备汉赋的一般特点,铺陈夸张,描写细致,文采华美,词汇丰富,句式整齐中有变化,音韵和谐铿锵。同时,这篇作品明显受到了屈原辞赋所开创的“香草美人”的比兴传统的影响,从多方面铺写郁金超乎众葩的“英妙”、“纯伟”、“瑰异”的品质,突出其“无双”、“独灵”,并以此为寄托,表达作者对美好的社会政治理想和高尚人格的向往与追求,“郁金”在这里就成为美好理想和高尚人格的一种象征。可惜的是,今天我们不能观其全文以进行更具体深入的分析。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相关内容
查无记录

南阳搜狐 三亚旅游网

游澳门旅游网

南阳二手网 新华旅游 五台山旅游

宝天曼

guilin travel

普陀山旅游
网联传媒 临汾旅游网 贵州旅游在线 北戴河旅游 青岛旅游 绿人旅游网 新疆旅游 驴妈妈旅游网 绿野户外网
南阳中旅 广州酒店网 坝上草原旅游 张家界旅游 北京旅游

丽江自助游

南阳论坛 商丘旅游网 台湾旅游

云南旅游

宁乡旅游网 广州大学生旅 吾爱旅游网 中国玉网

南阳鲜花网

黄山旅游 开封结婚网 南阳律师网

网站首页

关于我们

网站建设

广告服务

客服中心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返回首页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Copyright 2006-2012 www.okny.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南阳旅游网  备案序号:豫ICP备06010205    技术支持:天润科技  
地址:南阳市独山大道中段   邮编:473000   电话:0377-63205555   13663998848   E-Mail:
sjwb666@163.com 
本站法律顾问:罗中彬律师  河南育滨律师事务所   分享按钮

网站管理